首页 > 言情小说 > 强行染指:高官的小女人 > 第一百六十四章

第一百六十四章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和女主播那点事 妃常无敌:腹黑王爷下堂妻 我和白富美的荒岛生涯 许你情深深似海 一夜贪欢:撒旦总裁娇宠妻 误入豪门:圈养小保姆 护花高手在都市 假戏真婚:老公请克制 医揽群芳 多面情人

强行染指:高官的小女人第一百六十四章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她在办公桌前坐下,边啃鸡腿边环顾四周,不愧是老总的办公室,起码有一百平,宽敝,亮堂。

宁晓夏这家伙虽然也算是红三代,但却是被资产阶段的享乐主义给腐蚀长大的,因此,这办公室装修得特别舒适,豪华,进门的左边是一红木书柜,摆着一大堆让他用来装b的名著,还有几瓶珍藏的洋酒。

右边则是一套牛皮沙发,还有很多古玩类的东西,她突然想,以后实在是穷慌了,就把这些东西都偷出去卖了。

环顾完毕,鸡腿渣子掉了他一沙发,她百无聊赖,只能打量着站在窗边讲电话的孩子爹。

他的西装外套随意地搭在椅背上,而衬衣的袖子卷起,到了手肘,扣子也解开了两三颗,那华丽的锁骨啊,就这么露了出来。

她认真听了一会,发现这个人吧,谈生意时,特别有一套,他总是笑嘻嘻的,让对手感觉很自在,瞬间让人失去防备,接着,他就开始跟你聊天套近乎了,什么话题都能聊,从av的内容到cctv的内容,天文地理,杂七杂八都知道。

接着,他就开始谈生意了,之后,对手高兴了,就稀里糊涂地签下合约,最后,钱就哗啦哗啦地流进了这个资本家的口袋中。

她咂嘴,孩子,你爹实在是天生的办商,油滑的笑面虎一个。

然后他好像又打了个电话给秦勉,说要他关照一下什么的,终于他将电话挂了,她说:“你们官商勾结。”

他看她一眼,“你来干嘛?”

“来看看你。”

“是不是觉得我又帅了?”他倒在另一边的真皮沙发上,瞬间跟散了架似的。

她点头,是越看还真就越顺眼了。

“你到底是来干嘛的?”

“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是来看你的呢?”她双手拖着脑袋瓜子,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,忽然想到了什么,说:“对了,你家小弟弟好些没有?还能用吗?”那天做到最后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发狂了的要咬他那里。

“多谢关心,经过多次实验表明,它身强力壮,好得很。”他勾勾嘴角,拿出一根烟,点燃。

死鬼,这意思是又和别的女人做过了?她笑起来,“宁晓夏,虽说那天我压到你是我的不对,但从道德界限出发,吃亏的还是我呀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唐糖走到他面前,伸手拂着他的衣领,“要是我说,我爱上你了,你信不信?”

宁晓夏没动,只拿眼睨着她,“别开玩笑啊,就你,配得上我?我睡过的女人海了去了,你也就是其中一小点。”他伸出小指,捏着最上面的一小节比划。

唐糖深呼吸了几口,转眼变了副神情,“宁总,你忒没劲了,装装样子,哄我一下也不行吗?我知道你一直不待见我,你要是稍微待见我一星半点,说不定我还就真的爱上你了。”

宁晓夏突然低下头,那清爽的发丝,微微地拂过她的脸颊,带来一阵涟漪般的痒,她以为他要吻,很快闭上眼,嘟起嘴,准备享受这个吻。

他将唇凑近她的耳边,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:“你想得美。”

唐糖:“……”

宁晓夏嘴角一扬,说:“你找我是不是想要钱,快说吧,我等着呢。”

她突然上来拥抱了他一下,“宁晓夏,其实我也是真蛮喜欢你的,可你就是不待见我。”

他一把推开她,“你别闹了。”

她不想再对他又抓又咬又踢,说那种我不管,你今天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,如果不结婚,我就放火烧你的公司这样的话,所以她很善良地走到饮水机旁边,倒了一杯水,然后,折回,对着宁晓夏同志的头淋了下去,之后,还附送了一个无辜而真诚的笑容,然后纸杯一扔,潇洒转身,煮熟的鸭子又飞了,反正,她唐糖受到的打击也不止这一次。

宁晓夏摸摸自己被淋湿的头发,又摸摸那被她给捏皱的衬衣,竟然也没有冲过去揍她一顿。

接着,外面就是一阵窃窃私语。

张秘书说,“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?”

“笨蛋,这个还没听出来,就是那女的把我们老大给上了!”刘主任说。

“啊,你的意思是,我们老大被嫖了啊?”

“不仅如此,那女的可能还嫌弃我们老大那里不行,刚都问还能不能用了!”

“原来咱们老大是外强中干啊!”

闻言,宁晓夏的脸,在一秒钟内变换了七种颜色。

唐糖蹲在地上,“哇”的一声吐了出来。

夏佳宁一只手帮也挽住头发,一只手轻轻拍抚着她的背脊。

她一边吐,泪水,像倾盆大雨般洒落下来,止都止不住,现在的难受都是她自找的,所以,她不应该哭,所以,只能任由情绪腐烂在心中,将全身的力气啃噬,可是,那些泪水,是存在的,她吐得撕心裂肺,哭得声嘶力竭。

哭着问夏佳宁,为什么她总是这么倒霉,为什么遇到的男人都是这种变态类型,难道是她有什么问题吗?为什么就没一个正常男人喜欢她呢。

夏佳宁什么也没说,同事了这么久,她从来就没有见唐糖哭过,第一次发现这个女人或许不如她的外表那么的坚强。

只能不断地摸着她的头,那种无声的安慰,让她的心,慢慢安宁下来,全身,则瞬间轻松了许多。

唐糖要走了,对夏佳宁来说倒不是很突然的决定,她不知道找谁弄了个病假条,请了半年的长假,对于她这样只靠工资吃饭的人来说,的确是下血本了。

那天她送唐糖去火车站,说:“回家要要好好照顾自己,我毕竟是过来人,有什么不舒服了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唐糖什么也没说,临上车前紧紧地抱住她,

走的前一天,唐糖又偷偷去宁晓夏在渝市的公司门口等过他,那天傍晚他跟几个朋友走出公司,谈笑风声,一张娃娃脸笑得神彩飞扬,身边还依着个婷婷美人,比她有气质十倍。宁晓夏带着美人走过她身边时,她有仰起脸笑,他微抬眉,目光轻飘飘掠过她,然后继续与朋友嘻笑,她终于知道了他眼里根本就看不见她。

满腔喜气碎了满地,“宁晓夏。”她叫住他,他停步,扬了扬眉算是打了个招呼,她走上前,笑:“祝你幸福!”然后,扬手将手里的半杯奶茶泼到了小美女那张化得极其精致的瓜子脸上,转身就跑。

她其实是想泼他来着,事到临头手却转了方向,终究还是舍不得,不过这一下两人彻底翻了脸。

她笑着转身,回去的路上却一边开车一边眼泪扑簌直落。

宁晓夏刚上车,接到秦勉的电话,他说临时有事要加班,宁晓夏只好一个人在会所喝酒打发时间。

对有些男人来说,宁晓夏过的日子堪称“醉生梦死”,除了偶尔要去应酬一下客户,他每天睡到中午,起来后去吃点早餐兼午饭,然后去健身中心踩下电力单车,再找一帮兄弟喝酒喝到午夜。

会所的服务生非常善解人意地凑过来:“夏哥,要不要给你找个美女?”

“美女?”他抬眼扫视了一圈波涛汹涌的场子,摊手:“你没发现我现在很有内涵了吗?如果有职业是老师的,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服务生:“……”

宁晓夏勾勾嘴角,吐了口浓烟并吹散在空气中,笑的一副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样儿,只是那眼角眉梢依旧充满了哀怨。

唐糖终于带着孩子回来了,当晚就请同事们吃了餐饭,算是迟到的满月酒,大家对她尚在哺乳期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,异口同声大骂那男人抛妻弃子禽兽不如,唯有夏佳宁吃得最欢,

再度询问:“真的不想知道宁晓夏的近况?”

唐糖抬眼,“问这么多遍,真是让人烦燥,我早就对他不存在那种不符合实际的幻想了。”自己只是他玩过的所有女人中最平凡的一个,跌过,痛过,现在学乖了,反正她当初的目标也不全是他,而是盗个他的优良基因种而已,唐糖一脸无所谓的吃着鸡腿。

然后低头想了想,她抬起头,认真地看着夏佳宁,问:“他有啤酒肚了吗?”

夏佳宁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“那秃顶了吗?”

夏佳宁还是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“性病染上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我要知道什么。”她笑,不得不承认,心中还是有些涩涩的,心中暗暗骂:“矫情个屁啊。”

“唐糖回来了,你要不要见见她?”夏佳宁问。

宁晓夏掏掏耳朵,装模作样的开口:“谁?我认识她吗?”

夏佳宁翻白眼,无情揭穿她,“你就自己骗自己吧,我反正就是多嘴告诉你一声,你爱见不见。”转身就走。

“等等,她好不好?”宁晓夏正了脸色。

“这么快就又认识了?有问我的功夫,不会自己看看?你自己做过的事,你应该知道吧,我懒得告诉你,你那好兄弟也不知道,你自己找她去问吧,要是问不出来,你将来别后悔!”

宁晓夏被她说得怔住了,愣了半天,硬是想不明白,回过神想去找她,她已不见了踪影,他拿起电话拨过去,“夏佳宁,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?”

277

她没好气的回答,“就字面的那个意思,你自己去想吧!”

他发怔,这些日子他怀抱着各色的美人,调笑嬉闹,他以为他已经忘记了那个泼妇了,可是当今天他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,那一瞬间,他就知道自己完了,他是如此的想念她,如此的放不开。

仔细想想觉着她也挺可爱,具体原因他也说不清,反正感觉跟她吵架很有趣,她流利的小嘴总能吐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字眼,思想也和他所认知的女生不一样,浑身上下充满了新鲜的味道,也许他就是喜欢她身上那种不做作的劲儿,再来人总是会老的,在不能当种马的那些年,如果不小心生病,枕边能有个人抱她去医院或者端一杯药水,如此,他委屈一下,提前放弃整片森林,让自己的一生耗在这么棵歪脖子树上也没什么不好。

应酬完已经十点多,他开着车在小区外面转圈圈,进还是不进,那女人一消失就是大半年,其间没有一个短信和电话,现在说回来就回来,他凭什么要来见他,他这大半年好不容易耳根子清净了点,干吗还要来自讨罪受?是吧是吧?他才不要呢,怎么说他也是老总级的人物,她一个小老师算个鸟,是吧是吧?说不去就不去,男人嘛,这点尊严还是要的。

他运气还算不错,正好有人上门抄电表,她家的门是开着的,否则他准会吃个闭门羹,还有更好的运气,没想到夏佳宁这么晚居然也在,秦勉看起来又回b市去了,他还以为那小俩口好得一秒钟都分不开了呢,一进门他就问夏佳宁,“你中午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夏佳宁一点也不意外看到他,但懒得和他啰嗦,指了指卫生间,“你去问她,别说是我让你来的,打死你也是你自己去学校打听到她回来上班了找过来的,不过你最好温柔一点,婴儿不能受惊吓。”

就见宁晓夏的娃娃脸呆了一呆,然后颤着声说:“真的吗?真的吗?……你中午那话,意思就是……我的?”他一叠声的问。

夏佳宁说:“从现在开始,你当我不存在,你想怎么干都可以,我是个聋子,什么都听不见。祝你好运!”

“唐糖,天干物燥,小心色狼!”喊完她就进了另一个的房间,一把关上了门。

“佳佳,帮我拿孩子的包被过来,我这快洗完了,直接包上,别给冷着了。”唐糖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过来。

一张小包被递过去,唐糖头也没回的伸手接住,一边给孩子包着一边指着孩子的小鸡鸡说:

“这小子跟他爸一个德性,一边洗澡一边手还不停的在这摸来摸去,真是什么人落的什么种,将来搞不好也是只小种马。”

哪知身后的人开口:“那是,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。”

宁晓夏搞得突然袭击,唐糖被吓得不轻,都忘记骂人了,好半天才抖着唇说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宁晓夏还是一脸笑嘻嘻满脸没个正经的样子,“科学家曾做过实验,把一只正在分泌性激素的雌性动物关在笼子里,然后放出几只雄性动物,喜欢那只雌性的雄性动物就在笼子外面打得一塌糊途,我之所以知道你回来了,就是发现了自己的这种性本能在沉寂大半年之后又复苏了,这是一种自然本能力量,没有理由的。”

唐糖一脸黑线地看着他,隔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这理由真他妈充分。”

但很快,夏佳宁就听到卫生间传来拖把扫把水桶一切能搬动的声音,其间还夹着男人的嗷嗷声,她抿唇一笑。

宁晓夏被泼一半桶水,顶着一脑袋湿得像水草一样的头发冲到唐糖房门前敲门,嘴里喊着:“让你吃药你不吃,现在还给我弄出个孩子来了,你开门,我们当面谈一谈!”

唐糖忍无可忍地喊了一声,“你给老娘死远点!滚!谁要和你谈,谁说孩子是你的种,滚你的,我家不欢迎你,我孩子爸是个叫化子也不会是你。”唐糖吼了两嗓子便再也不出声了,任宁晓夏怎么敲都是不理,敲不开她的门,又跑来敲夏佳宁那间房的门,夏佳宁也喊一声:“我不在,麻烦你出门的时候把大门关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误入豪门:军长太霸道 皇后万万岁 宠妻入骨:总裁老公是只狼 续聘田先生 菜鸟秘书 面试娇妻 买卖豪媳 前妻变女仆 富豪的脱单计划 试用恶老板
 返回顶部